玄屿

[第n次关于九州的碎碎念]
怎么说……早就知道九州志改了地图,但和亲眼看见这张图还是不同的。认真比对起来,还是觉得比羽族的发色改变更让人难以接受。
但悲不见九州同。
说心里话,每次说自己五黑框毕业的时候心里是盼望着能够留级的,但看到江南一次一次撩猴无果,今何在把一手好ip打得稀巴烂,又觉得不过如此罢了。
这么多年过去,从铁甲依然在到星辰在上,嚷嚷着三年之后又三年,嚷嚷着铁甲依然在你妹,嚷嚷着江今双黑只爱唐缺。有的时候翻看着一张一张右键下来的,从张旺到伊吹的九州插图,只叹当时年少。
那个让人感慨只恨生不逢时的黄金九州时代,那个志同道合的一群人立志创世的时代,那些男人还彼此相爱的时代是真的回不来了。其实心里也清楚,那些人本就道不同不相为谋,但那开端有多壮志凌云,如今就有多恨。什么时候七天神也开始遭遇中年油腻,一起骂框框的前辈们开始吃瓜,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,留在坑底的只剩些舔狗,剩些毛头小儿,便不再想卖九州安利,只怕别人来一句[原来你喜欢的就是这么一地破烂]。想反驳,却的确也没什么可说的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