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屿

铁甲依然在!

【考前几天犯的中二】

壹、悖都

  当暗月缓缓挪开了它那晦暗的身躯,明月彻底暴露于九州的天际。月光是如此耀眼,以至于其他主星都黯然如斯,以致谷玄亦无法承载它炽烈的光辉。

  草原上的儿郎们点起篝火盘膝坐下,就着古尔沁的烈酒大块撕扯着碳烤的牛羊肉。此时,正是东陆收获的季节,而北陆蛮子收获的,便是这骠肥体壮的牲畜。

  肉食酒饱后,有女人们围着篝火绕成一个圈,在男人短刀敲击海碗的伴奏下沐着月光起舞。月光照亮了她们姣好的脸颊,和着黑夜勾勒出那窈窕玲珑的曲线。

  头发斑白的祭祀透过墨晶的镜片仰望天穹,吟颂那古老的英雄史诗。有武士的呐喊夹杂于觥筹交错之间——铁甲依然在!

 

贰、南淮城

  已近子时。喧嚣在白日里的南淮城渐渐寂静下来。灯笼一盏一盏熄灭,就连那烟花之地也渐趋平静。唯余窗口红烛的那一点光亮,映着房内拥抱着亲吻着的人们。

  少年提一把长枪靠于屋脊,不远处便是渐渐沉寂的南淮城。他摩挲着右手拇指上套的那枚鹰记指环,眺望着满天的星辰,还有那映着满天繁星的凤凰池。

  翻身跃下屋檐,少年挥枪于屋檐下的那方空地上,一人多高的长枪划破黑夜的寂静。他沉下心去聆听那锋刃划破空气的声音,晚风却夹杂着谁家屋檐下铜铃的脆响掠过耳廓。

  突刺一次比一次更有力,亦一次比一次迅速,寂静的夜空,只余长枪在空气中嚯嚯挥舞。终于,少年舞出了致命的一击——极烈之枪·摧城!啸声如虎,沉睡的黑鸦惊醒,飞向了没有月亮的天边。

  黑暗中有老人的呢喃——铁甲依然在!


叁、天启

  女人黑发如瀑,白衣胜雪,过分苍白的脸庞上,浓且细的长眉如碳条扫过,在这尽是温香软玉的秦楼楚馆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唯余眼角那笔绯红,为这女人平添了几分妖娆。

  和着弦声,她仰面下腰,衔起那放在赤色地毯上的青瓷瓶中的带刺蔷薇。随着琴声转急,女人的舞步亦愈发急促,纤腰若无骨般扭动,花瓣片片落下,如滴在白裙上的点点血迹。

  男人们谈笑着,品着白玉杯中的佳酿,视线却不曾移开女人盈盈一握的柳腰。

  随着一声裂帛之音,女人竟只凭腰力完成了一个半周的转身。众兵只觉得眼前雪白的衣袖掠过了一个完美的弧度,一柄暗红的薄剑便已刺入了那坐在首席的人的咽喉。

  那人甚至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脸上依然凝固着那一瞬间的微笑。白玉杯落地,碎成了晶盈的玉片,碎裂的声音惊醒了四下的寂静。众宾客回过神来,那白衣女子早已不知去向……

  窄巷中,一白衣女子在双月掩映的微光中行走,月光洒在那笔直的眉下的星瞳中。她的袖口处乱梅点点,那是未干涸的血迹。她褪去那单薄的白纱,深色里衣同黑夜融为一体。洁白修长的右手抚着挂在颈间的物什,一枚铁青色的戒指——铁甲依然在!


评论(3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