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屿

多年后,北京某某文化总部顶楼。
一颗撸着肥猫的土豆沉默许久,终于拨通了千里外某祥瑞的电话。
“找我有什么事啊?约稿?”滩在沙发上给马小烦物色媳妇儿的祥瑞坐直了身子,“怎么,杂志又做不下去了啊?”
“不是……”土豆放走手上的肥猫,沉默片刻,“天凉了,懒得写往事书了,就让它坑了吧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2)